工作资讯 > 南京夜训轰炸机遭鸟群撞击 安全返航报请一等功
南京夜训轰炸机遭鸟群撞击 安全返航报请一等功
    浏览数:1139 发布日期:2010-4-28 17:54:37
飞行员冷静处置安全返航,南空某团为机长报请一等功
  祖六四
  夜里,大型轰炸机飞临靶场上空,弹舱已开,轰炸总开关已接通,训练弹一触即发……突然,战机遭遇鸟群撞击,前舱挡风玻璃、左机翼、左侧水平尾翼、左发动机一级导向器叶片叶背等多处严重受损,第一领航员负伤。南空航空兵某团秦军机组临危不乱、密切协同、成功处置这一空中特情。
  4月18日,南空航空兵某团党委研究决定,为正确处置夜间鸟撞飞机空中特情的秦军机组进行奖励,并为机长秦军报请一等功。
  本报记者昨追踪采防这一空中惊险一幕……
  高空中鸟群撞上轰炸机
  4月16日晚,战机轰鸣的江南某机场,南空航空兵某团组织的跨昼夜飞行训练接近尾声。
  16日19时30分,飞行一大队副大队长秦军驾驶战鹰呼啸而起,实施最后一个架次的夜间轰炸针对性训练课目。战鹰按计划抵达指定空域。3分钟后,秦军驾驶战机下降高度至826米,以每小时485公里的速度进入轰炸航路。第一领航员曾超群打开弹舱,接通轰炸总开关,检查设定数据。投弹轰炸一切准备就绪。
  秦军驾驶的战机距离靶标越来越近。曾超群抬头目视寻找夜幕下的灯光靶标,只要轻轻一按投弹按钮,弹舱内的训练弹将从天而降。然而,就在此时,一起毫无征兆的空中特情不期而至。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秦军感到脑袋一震,战机剧烈抖动了一下,正前方和左前方的挡风玻璃出现了一道道血渍和细小裂纹。几乎就在同时,曾超群面前厚达一厘米的机头挡风玻璃突然破碎,随着一阵猛烈的强风,一团团黑乎乎的物体带着腥味扑面而来,他感到左眼和右肩一阵剧痛,脸上、脖子上、飞行服上粘满了动物的残骸、皮毛和鲜血。
  “撞鸟了!”曾超群大喊一声,脑海中随即浮现出空中特情处置预案。望着机翼下灯光点点的村庄,他迅速关闭弹舱和轰炸总开关,断开继电器,防止鸟的残骸飞进机舱撞击到一触即发的投弹按钮。
  空中地面协同保飞行
  上升高度,避免可能出现的鸟群再次撞击;减速,减少气流对飞机和机组人员的损伤。20时23分,有着2400多小时飞行经验和4次成功处置空中特情经历的秦军,按照操作程序驾驶战机避开村庄后返航,并镇定自若地指挥机组成员检查飞机发动机参数和其他设备工作状况。在他的指挥下,机组人员迅速恢复冷静,像平常飞行一样各司其责,密切协同。
  “一号,我撞鸟了,左风挡和正风挡,比较严重。”完成一系列空中特情处置后,秦军向塔台飞行指挥员、师副参谋长谯建报告发生的险情。
  20时29分,根据塔台飞行指挥员的指挥,秦军一边保持战机平稳飞行,一边命令右座飞行员张立岩解开安全带、脱下降落伞,并使用机上自动驾驶仪稳住飞机状态。随即,他解开安全带、脱下降落伞,离开座位与张立岩调换位置并接过驾驶杆,小心翼翼地驾驶受伤的战机。
  夜风通过玻璃破损处不断灌入机舱,处在第一领航员位置的曾超群感到左眼和右肩越来越不适。特别是右肩剧痛无比,渐渐无法用力和正常举起。他一边监控面前的各类仪表,一边系紧飞行帽、按紧飞行帽上的喉结送话器,把这一情况报告给机长秦军。秦军立即指挥第二领航员张文汇与曾超群互换位置,其他机组人员继续监控飞机发动机参数和其他设备的工作状况。
  遭到鸟撞的受伤战机距离机场越来越近。看到夜空中一个亮点由远而近,地面上的工作人员忙碌起来,牵引车、消防车、救护车各就各位,官兵们不约而同地仰望星空,期盼战鹰安全返航……
  空中特情处置创奇迹
  放起落架,三转弯,四转弯……20时40分,灯光明亮的机场跑道映入秦军的眼帘。秦军柔和地驾驶战机缓缓下降高度,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对正跑道后,战机由于受损气动布局改变,不停地右偏,操控困难。秦军双手紧握驾驶杆,不停地向左修正方向。距离跑道10多米时,战机终于对正跑道中心线,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刹车,减速,退出跑道,关车……
  20时43分,伤痕累累的战鹰稳稳地停在跑道上。经机务人员初步检查发现:第一领航员位置前方挡风玻璃破碎,舱内有大量鸟毛和血肉模糊的鸟残骸;左座飞行员位置前方挡风玻璃外层破碎;左发动机一级导向器叶片叶背28片打弯;左机翼多处损伤,被撞出一个40cm×40cm的破损洞;左侧水平尾翼被撞出一个50×30cm的破损洞;另有十多处机身蒙皮破损……
  6名机组人员离机后,医务人员检查发现:除曾超群左眼角膜轻度损伤,右肩关节软组织挫伤外,其他人员均未受伤,所有人员心理状况良好。
  事后,有关部门专家现场察看战机受损情况后说,鸟群夜间撞击战机造成如此严重的大面积损坏,实属罕见,秦军机组沉着应对这一险情创造出我国空军应急处置空中特情的又一奇迹。如果不是机组人员沉着冷静、心理素质过硬、技术精湛、协同默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通讯员 伍轶 海深 袁强
 

最新评论
无评论